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 其他小说 > 大逆之门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死期
    ,,!

    旷世巨人一脚踩下去大地都为之剧烈震动,相对来说,人类真的太渺小了,在人自己眼中,潮水一样冲锋的骑兵队伍,在夸眼里只是一群在地上爬行的小蚂蚁罢了。

    可就是这群蚂蚁,在他身上一口一口的叮咬着,不死不休。

    谈山色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这样。

    这和他以往对人的了解完全不一样,他觉得自己看到的好像不是一群人。

    “为什么?”

    他问。

    不管是谁,他曾经面对的人,在他的算计下在他的震慑下都会恐惧都会失去反抗的勇气,可是这群蝼蚁一般的人,却在用自己的生命做最后的抗争。

    “你们这样真的以为可以改变结局?”

    他问。

    “结局是什么,并不重要?!?br />
    佛陀迎面一拳朝着他打过来,谈山色下意识的避开,可是因为分心,没有注意到在他背后盛放了一朵璀璨的莲花,莲花旋转着打在他的后背上,犹如转动的刀片一样把他背后绞的血肉模糊。

    剧痛之下,谈山色反而冷静了下来:“勇气都是暂时的,打下去,就再也不会出现?!?br />
    他开始狂暴的反击,而已经进行了灌顶之后的佛陀其实实力大打折扣,交手了不过五分钟之后佛陀就开始险象环生,就算是佛陀没有进行灌顶,其实他的实力比起谈山色来还是略逊一筹,打下去早晚也是输。

    一个巨人夸就将所有金顶国的高手吸引了过去,而佛宗的人全都在忙着去救那座叫金陵的城,佛陀竟是被人忽略了。

    他从天空被打到了地上,又从地上打到了天空,谈山色就是抓住了现在这个时机,他似乎对佛宗内部的事知道的很清楚,安争进了青铜门里面和外界隔绝了,而猴子进了异变空间外面生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弟子不是和尚十二个时辰之内不能离开莲花台佛陀已经没有援兵了。

    砰地一声!

    佛陀的后背重重的撞击在大雪山上,谈山色的一击将他轰飞了出去,防御层瞬间被打穿,后背撞在大雪山上的那一刻脊椎骨都变了形状,内脏移位,受伤极重。

    谈山色却不会给佛陀任何机会,他如影随形,在佛陀撞击在大雪山上的同时他也到了,一拳一拳轰击在佛陀的胸口上,此时的佛陀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只能任由谈山色疯狂的攻击着。

    他被打的镶嵌进了大雪山之中,岩石在他背后一层一层的炸开,谈山色没有停手的意思,佛陀竟是被砸的直接穿透了大雪山,从领挖一侧被砸出来。

    佛陀的身躯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带着一股尘烟坠落在大雪山另外一侧的地面上,然后又翻滚出去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甚至还很清醒,身上似乎已经没有了疼痛的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震的已经移了位,浑身上下的骨骼没有一处完好的。

    他躺在那,嘴角裂开,一口血溢出来。

    “妈的真他妈准?!?br />
    他说的真他妈的准,是他的预感在晚上见到了自己师父的时候,他就预感到了自己大限将至,不然的话也不会带安争他们进入异变空间,而如果不带安争他们进入异变空间他可能又暂时死不了所以有些时候,什么都掌控不了。

    谈山色落在佛陀的身边,蹲下来看着这个被自己打的已经扭曲的人。

    “高高在上的佛陀,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好可怜哦?!?br />
    他似乎并不急着杀佛陀,因为他知道安争他们都出不来,有恃无恐。

    谈山色在佛陀身边盘膝坐下来,双手合十:“你平时不是都这样坐的吗?现在坐起来让我看看,我听闻佛宗的人最擅长的就是辩论,我一直都很想找个人能在辩论上赢过我,你试试?”

    佛陀拼尽最后的力气把右手抬起来,身处一根满是血的中指。

    他不知道这到底具体代表什么意思,但是他看到安争,杜瘦瘦,猴子他们经常这样做,他觉得有些酷,可是他是佛陀,一切骂人的话他都不能说,一切侮辱人的动作都不能做,他是表率,是佛宗普天之下亿万弟子的表率,他得时时刻刻保持着光辉的形象。

    但是此时此刻,佛陀看起来不像是佛陀了,反而更加真实。

    谈山色没来由的一怒,伸手抓住了佛陀的那根中指然后咔嚓一声掰断了,直接从手上揪了下来,随随便便扔在一边。

    “学什么不好,学安争?”

    谈山色道:“你应该很清楚,你之所以会死,佛宗之所以会面临灭顶之灾,是因为你和安争走的太近了,那个家伙就是一个煞星,他走到哪儿就会给哪儿带来灾祸,你们佛宗的人在预感能力上不是很强的吗?难道在看到安争的时候,就没有预感到佛宗血流成河?”

    佛陀笑,只是笑,所以谈山色更加恼火起来,他抬手给了佛陀一个耳光:“你笑什么?!”

    佛陀还是不说话,依然在笑。

    谈山色被他笑的毛骨悚然,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乐趣,他坐在那皱着眉想,仔细去想,怎么才能把佛陀这最后的骄傲打碎呢?

    然后他忽然也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们佛宗里的事知道的那么清楚吗?为什么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

    佛陀的笑容逐渐僵硬下来,因为他不想听谈山色继续说下去了,谈山色继续说下去,他对佛宗诸多弟子的信任就会出现改变,临死之前,他不想这样,他不想怀疑自己的任何一个弟子,怀疑佛宗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管用?!?br />
    谈山色笑的越得意起来:“于我来说,如果杀人之前不让这个人绝望,不让这个人从骨子里寒,我都觉得这个人杀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喜欢追求成就感,你刚才那个样子就那么死了的话,瞧着还挺骄傲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凭什么骄傲,但我不许你骄傲,我,不许!”

    佛陀看着谈山色,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这么死了?我依然不许?!?br />
    谈山色伸出手扣住佛陀的两只眼睛,把他的眼皮硬生生的翻开,就是不许他闭眼。

    “你想闭眼就闭眼,你想死就死,似乎一点儿也没把我这个胜利者放在眼里啊?!?br />
    他俯身盯着佛陀的眼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连一寸都没有,鼻子甚至都快要触碰在一起了,他就像个变态一眼这么看着佛陀的眼睛不,他不是像个变态,其实他就是个变态。

    “为什么在你的眼睛里看不到害怕呢?”

    谈山色觉得有些失望:“那个家伙能够从别人的眼神里看出来人什么想法,什么品行,我觉得很有意思,按照道理来说我比他见过的人多多了,我经历过的也比他多多了,我怎么就不能从眼睛里看出来什么呢?”

    佛陀一言不。

    “这就是你最后的倔强了吧?!?br />
    谈山色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已经赢了?!?br />
    他站起来,抬起脚,脚底下面就是佛陀的头颅:“看到我的脚底了吗?你不是第一个看到我脚底的人,最终所有人都会看到的,一个一个来,包括安争最后也会看到的被我踩在脚下的人都是这个世界上的强者,非强者也没有这样的资格,你去吧,你的佛宗我会帮你亲手毁了的?!?br />
    谈山色的脚重重的往下一落。

    砰地一声!

    一股无形的力量贴着地面过来,将佛陀横着推了出去,谈山色的脚重重的落在地面上,直接在地上踩出来一个坑,炸起来的尘烟很快就过了他的身体。

    透过尘烟,谈山色看到一个人影朝着自己这边迅的冲了过来,度快的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救佛陀?

    谈山色最厌恶的就是自己的算计在即将成功的时候被人破坏,那样的话成就感瞬间就会消失不见,对于他来说这是难以接受的事。

    所以他立刻转身,虚空一拳朝着贴着地面向后飞出去的佛陀砸过去。

    而那个赶来的人似乎预料到了他会这么做,第二道力量紧跟着第一道力量过来,在佛陀的身上又推了一下,佛陀的身子贴着地面再次向远处飞出去。

    轰!

    这一拳打爆了地面,可是又没有打到佛陀。

    谈山色真的怒了,他还想打出第二拳,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那个人来的度实在快的不像话,如果他打出第二拳的话,那个人就能肆无忌惮的朝着他背后出手。

    谈山色瞬间向一侧移出去,然后两只手快结印,佛陀所在的地方大地震动了一下,紧跟着裂开了一条口子,佛陀的身体迅的沉了下去,那下面似乎就是无底深渊。

    “谁也救不了他!”

    谈山色一声怒吼,然后双手猛的一合!

    刚刚裂开的大地忽然之间开始合拢起来,下一秒大地就会彻底合并起来,确实谁也救不了佛陀了佛宗的每一代佛陀都能预感到自己的死期,每一代都是,所以这一代似乎也不会出现任何变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