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们经过了实验,利用生物脑处理器置换人类的脑组织,具体的录像在这里?!?br />
    白河打开显示屏,一个身患绝症,和白河的洗脑贩子签了卖身契的‘志愿者’正在接受开颅手术,锋利的手术刀在白河的手上如同穿花蝴蝶一般灵巧,它卸开两片脑壳,揭开脑膜,轻巧地避开血管,在一部分脑皮层上用多种不同的刀具灵活地切割,不多时做出一个断面。

    一根透明的线缆通过一个接口连接在断面之上,像是介于活物与死物之间的胶体将线缆与脑皮层粘合起来,亚达利瞳孔一缩,一种惊惧感从心底浮起,仿佛看到了一根数据线插在了电脑上面。

    “这是生物材料制作的生物缆?!卑缀铀担骸八梢越邮苣云げ阒械牡葜?,至于作用……”

    视频中的手术仍在持续,数十根线缆被粘合在脑皮层各个部位,有几根深入大脑,亚达利对人脑结构颇有了解,他死死地盯住那最细的两根插入延髓的线缆,心脏砰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

    “先生?!彼固估贸鲈抖男脑辔榷ㄒ┪?,让亚达利含在舌下,老者深吸一口气,看着数十根线缆集中在一台集线器上,插入一个巨大的接口。

    接口的尽头是一台特制的级计算机,屏幕上蓦地大量的代码滚动,仿佛突然活了过来。

    “不可……思议?!毖谴锢弊叛劬?,抚摸着电脑屏幕:“你真的做到了?把他的意识转移到了计算机里面?”

    “很遗憾,这个技术并不完备,先我们的确是可以将人转移到计算机里,不过现代的计算机性能太差,根本不可能容纳人脑?!卑缀游⑿Φ溃骸捌涠?,由于由于缺乏对应的信息素翻译统计库,我们还不能够设计编译软件来翻译人脑信息素转达的情绪消息,即使第一条件得到满足,被输入电脑的呃~‘思维体’,也会失去与外界交流的能力,这两个技术限制,都不是短时间里能够解决的?!?br />
    “这……”老者突然吐了口气,脸上露出深深的失望。

    “不过,如果思维转移的目标不限于计算机,倒是有别的途径?!卑缀涌旖悠?,视频正中出现了另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像是个圆球形的盒子,内部悬浮的,赫然是一颗类似人脑的东西。

    “这是用克隆技术培育出来的人脑,改装成生物脑之后,可以容纳内部的信息向外释放一些讯号,配合特定的平台,可以解决上面两个技术难题?!?br />
    视频中的人躺在床上静卧不动,然而这个生物脑,却蓦地运作起来,连接的屏幕上,逐渐出现了条理清晰的字串……

    “上帝?!毖谴锢退固估拷嵘?,一脸的666。

    “用途不止于此?!卑缀蛹绦旖?,屏幕景象跳转,出现了几个培养槽。

    培养槽里放置着的是三四岁大的幼儿,不过却全部闭着眼睛,脑袋上连着线缆,远远地连接着生物脑:“他们是通过试管培育出的特制克隆人幼体,我们通过生物脑的联动,可以将一个肉体的思维联通到另一个肉体之上?!?br />
    场景再次切换,又转回到一开始接受手术的青年身上:“之后,我们可以逐步压抑本体的大脑活性,渐进式地制造脑死亡,只需要度控制得当,思维就会按照生物的本能逐渐转移到生物脑上面去;然后在生物脑上用同样的操作方式进行一遍……”

    “嘶~”

    老头屏起呼吸的声音,他颤颤巍巍,赫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嗓子里吐出嘶哑的声音:

    “永生……这……这是永生!”

    “上帝!我竟然在活着的时候见证了人类的不死,这是灵魂转移!这是科技达成的奇迹??!”斯坦利也狂热地吼叫起来:“我的儿子不用死了!见鬼的白血??!都他吗的见鬼去吧!上帝!”

    “其实比公司的技术差得还远,但是公司的高性能计算机大都毁于巫师之手?!卑缀雍芮榈厮档溃骸岸?,这个技术还存在着较严重的问题?!?br />
    “问题?什么问题?”

    “思维转移时的信息遗失问题?!卑缀永渚驳厮档溃骸耙韵钟械奶跫?,哪怕技术再优越,不同载体之间的思维转移,仍然会出现信息的丢失,我们统计了三十位志愿者的转移结果,其中百分之九十四的受试者丢失了百分之3o-5o不等的记忆,百分之五十的人因此陷入了精神疾病,这是在接收体为生物脑的情况下,如果接收体为克隆身躯,遗失情况可能会更为严重?!?br />
    “你是说,接受了这种手术的人,会有一半的机率成为精神???”

    “是的,而且这种精神病以现有的技术条件,很可能……无法治愈?!卑缀拥溃骸耙攀У募且涮寤岷途赡砸黄鹉运劳?,不可能用自我唤醒的方式找回?!?br />
    老者凝眉深思:“没有更好的办法?”

    “需要科学的进步,而且还有更多的细节问题需要解决,比如思维的自律,抗压能力等等,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这样的重生。总而言之,现代的科学手段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恐怕有点困难。不过……”白河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老者盯着白河。

    “科学没法解决,不代表魔法不行,我曾经查阅过资料,据说中世纪有几位炼金术士,采用精神元素制成了贤者之石,保持了数百年的生命,如果这种技术真的如文献记载那般能够变不可能为可能,或许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卑缀铀妓鞯溃骸暗比?,我不了解魔法,或许这仅仅是一种狂想?!?br />
    斯坦利陷入沉思,老头却面色变幻,最终叹了口气,抬起头:“李,这项技术对人类的未来至关重要,但是如果果真采用了这种方式,我们和巫师界的冲突将变得不可调和,你可知道采集精神元素的途径是什么?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白河摇了摇头。

    “精神元素是世界精神的结晶?!彼固估纳担骸八阅峥恕だ彰反丛炷Хㄊ?,就将一切资料毁掉了?!?br />
    “后果会怎样?”

    “经过我们资深特工的调查,世界之灵极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它掌握着世间的魔法?!彼固估担骸暗蹦甑墓揪驮笏敛杉裨刂圃煜驼咧?,这很可能激怒了这位存在,因此才派遣魔法师击垮了公司?!?br />
    “这……”白河装模作样地露出惋惜又不舍的神色。

    “大规模制造贤者之石,这是公司的老路啊?!崩险呖戳丝窗缀?,又似乎冷静了下来:“这种决策,已经不是调查局一家能够左右的了,你先回去等待消息吧?!?br />
    白河点点头,虽然斯坦利和老者表情凝肃,但他心中并不慌。

    凡人对不死下意识的排斥,其心理因素,是基于认定长生不死是一种无法达成的谎言,放在科技不达的世界,这种生死有命的态度是一种智慧。

    然而当不死不再是谎言的时候,仍然坚持这种态度,就显得有些顽固。

    白河坚信这个掌握重权的老头子是个足够聪慧的人,更是从种种细节看出,这个老头并不想死。

    掌握大权多年,到了这个时候,舍却利害干系,倒不一定真的舍不得这点权力,但是白河看得出老头眼中对生命的热爱和渴望,绝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就是不知道这个老头有多大的权力。

    不,这根本就不是权力的事,而是这些掌握权力的人有几个蠢蛋,会拒绝长生不死这种诱惑?

    不过我真的没干什么坏事。只是让一些技术在特定环境下提前具有了可行性而已。

    监控难以察觉的地方,白河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他提供的技术虽然有部分细节显得前,却完全符合这个世界的技术水平。

    思维转移造成的灵魂残缺,这个问题在三体人转化的时候就已然存在,而且因为种种原因更加严重,只不过凭借极高的种群素质和技术手段,他们成功地越过了门槛。

    以这个星球的技术,如果排除了巫术的干扰,再专心展个一两百年,白河相信,以地球人的智能,越过重重障碍,达成技术上的不死并不困难。

    但是现在的掌权人还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放着捷径在眼前,他们会不动心吗?

    白河嘿嘿一笑。

    新的研究所重兵把守,白河转移过来的时候,米国与巫师界的战争如火如荼,几乎已经摆到了明面之上。

    这个研究所位于落基山脉之中,飞机不停地在东部的机场起落,一些穿着体面的人低调地在各个秘密部门建筑进进出出,有一些目光扫过白河,露出夹杂着贪婪和渴求的神情。

    白河心中暗笑踏入研究所中心,赫然看到亚达利老头旁边站着几个巫师。

    “不用紧张,乔治,他们是我们的人?!笨吹桨缀拥慕粽?,亚达利笑了笑:“不是所有的巫师都愿意给地球之灵效命的,他们对你的技术也很感兴趣?!?br />
    “这样看来,政府已经做出了决定了?!卑缀幼诹搜谴锢亩悦妫骸罢飧鲅芯磕芄患绦氯チ?,对吗?”

    “有点麻烦,不过是个好消息,这里有精神元素收集器的图纸,公司的遗产?!崩先酥V氐啬贸鲆桓龃⒋嫫鳎骸罢饪墒蔷芪牡??!?br />
    “我们要和地球之灵敌对了?”白河问道。

    “这是一个很难做出的决定?!崩险咛玖丝谄骸暗颐鞘侨死嗟恼?,只对人类的命运负责,地球的命运是地球的,终究不是我们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