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 都市小说 > 重启九六 > 正文卷 第261章 呦,这还有一个人
    因为在外面谈了好久,丁一有点口渴,拿起面前的杯子,抿了一口,透着一股明前龙井的豆蔻之香,满口生津,回味甘甜。此时见朱红霞问起,便放下了杯子,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

    朱红霞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因为工作,加上平时跟周家来往很多,对这些事自然不陌生。

    听到丁一的想法,朱红霞眉头轻颦,周学峰在家里基本不会说工作上的事,她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多麻烦。沉吟了一下,说道,“你的想法,确实挺不错,我回头跟他谈谈?!?br />
    上一次,周学峰跟王国生竞争古城副书记,丁一在其中,就起了很大的作用。

    没想到这一次,丁一又准备另辟蹊跷。

    说来也是,像是氯化厂的事,周学峰基本是不可能接触到的。说来可悲,位高权重,一些事反而没人会告诉他。

    几句话,两人就基本敲定,这事丁一操作,由朱红霞出面跟周学峰沟通。

    其实这样挺好,丁一跟周学峰联系并不太方便,而且来往过密很容易引人警醒。朱红霞就没这个问题了,两家的走动本来就勤,而跟丁一一直以来又是合作伙伴,以前也是多有走动,不管跟谁接触,都不足为奇。

    ……

    “这小子!”

    听到朱红霞转述的话,坐在书房办公椅上的周学峰忍不住摇了摇头,脸上却有一些藏不住的笑意。

    大概头二十年,他从来没先过会有这么一天,丁一会给他这么多的惊喜。

    身处他的位置,很多事哪怕并未定局,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了。上面并不满意胡光岩在古城的掌控力,认为他这个书记当的并不怎么合格,来年两会调走是肯定的。

    说真的,最近正是紧锣密鼓竞争的时候,他并不占优势。

    周学峰心知自家事,他走到现在,上层通道已经不足以支撑自己继续往上走,更多要靠自己奋斗,可是他现在刚到副书记一年的时间,并没做出多么卓越的成绩。

    他可没想到,丁一这次又找到了突破口。

    说起来,恐怕别人都不敢信,这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在他上一次晋位副书记,丁一就起了关键作用。

    很多人还都当丁一是他的代言人,多么可笑。

    见周学峰明显轻松了一些,朱红霞莞尔,附和道,“这一年,他真是让人很吃惊。就是感情问题上有点不太靠谱,要不然,我真想把云霓介绍给他?!?br />
    相对工作,朱红霞更关心的反而是这些生活上的事。

    女人吗!

    尤其是姐姐走的早,她也没孩子,而这两个外甥女也是她看着长大的,感情自然类似一种母女之情。

    要说现在的丁一,各方面的条件,还真没得说,可惜就是在感情方面不太靠谱。

    不过她这话乱点鸳鸯谱了,丁一,周云霓一见面,那是各种怼。一想起这些朱红霞的眉头就有些舒展不开,“云霓这孩子,其他方面都好,就是性格太硬,以后还真有点愁人!”

    说着云霓,朱红霞却想起了远在江东的云舒,可惜了,云舒这孩子人品,样貌,性格,样样都好……

    就是所遇非人。

    周学峰相对开明的多,一般不会参与到儿女的感情问题上,也就没吭声,只是端起桌上的紫砂杯子抿着茶,目光灼灼,也不知道头脑中转了什么念头。

    ……

    丁一回到家,柳晴,陈仙儿都在,便指挥陈仙儿去泡茶,一边指挥还一边教训,“我说你天天啥事不干,除了吃,就是玩,能不能有点眼色……”

    “……”

    陈仙儿横了丁一一眼,气哼哼的把杯子往丁一面前一墩,一杯水,当场就撒出了五分之一。之后坐到丁一对面,双脚搭在茶几上,头别的另外一边,拿起了??仄?。

    不想理他,看电视。

    坐在中间的柳晴,看着嘟起嘴的陈仙儿,不禁莞尔,站起来揉了陈仙儿脑袋一把,笑道,“这两天事比较多,丁一比较累?!?br />
    对此,陈仙儿撅了撅嘴,累就找我的麻烦?

    柳晴忍不住摇了摇头,有时候,丁一跟陈仙儿就像俩小孩。想着,走向了丁一身后,站在他后面给他按头。

    感受一双柔软舒适的手,在自己的太阳穴附近揉捏,轻嗅从身后传来的淡淡幽香,丁一心底那种柔软的感觉在不断蔓延,而疲惫则在不断消褪,头往后一靠,靠在靠背上,眼睛往上看,正好可以看到柳晴那张柔媚的俏脸,便反手握着柳晴的柔荑,轻道,“有你真好……”

    丁一温情的举动让柳晴有点脸红,明媚的眼里却在这一刻散着光辉,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因为害羞稍微别过一点头,不敢盯着丁一那双明亮带着温情的眼睛。

    一旁的陈仙儿翻了翻白眼,顺便翻了个身,换了个坐姿,脑袋歪的更远了……

    我才不稀罕!

    哼!

    陈仙儿傲娇的想着,只是嘴撅的更高了。

    丁一可没理会陈仙儿的表现,又说了两句,才想起朱红霞要开简单酒楼分店的事,便说道,“对了,酒楼要开分店,接下来两个月就不会分红了?!?br />
    正帮丁一放松,柳晴闻言道,“酒楼要开分店,在哪儿?”

    拧了拧因为劳累而略显不适的脖子,丁一答道,“洼山靠湖那边,我记得之前买车时,你手里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而滨湖那边的别墅还在装修,手里钱够吗?”

    见丁一拧脖子,柳晴手往下掏了点,帮丁一捏着脖子,闻言点了点头,“够的,还有接近一百万呢,现在就剩软装了,估计也就二三十万。再说了,高爸那边欠着点也没问题?!?br />
    “这半年,酒楼分这么多?”

    丁一有些惊讶,虽然柳晴每次都告诉他,不过他真没放心上,倒是没想到,这半年酒楼的分红居然就够买车,装修了。

    歪着脑袋坐在那里半天,陈仙儿脖子都感觉有点酸了,可丁一跟柳晴两人一直互相说着话,居然没人理她。

    当我小透明???

    陈仙儿气哼哼的想着,然后不服气的拿起??仄?,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一些。

    我让你们说话!

    电视声音突然变大,丁一恍然,惊奇的说道,“呦,这还有个人?”

    柳晴,“……”

    不气气人,丁一你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