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 都市小说 > 道门振兴系统 > 正文 第288章 放血散热
    借着月光,狗蛋和大柱瞧见玄微手中竹片刮过之处,赫然在牛娃的背脊上留下了一道红中黑紫色的痧痕。 .

    痧痕与肤色形成的反差极大,出落得尤为触目惊心。

    没错,玄微正是在为牛娃精油开背,呃,口误,是刮痧才对!

    按照中医理论,人体感染风、湿、火等邪气后,阳气无法得到很好的宣泄,而刮痧有利于宣泄邪气,出痧则是祛除邪气的必然结果。

    奈何如今各种保健会所中的技师良莠不齐,使得大众对这门手艺误解颇深,不少人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摧残身体的医学糟粕。

    其实只要手法得当,刮痧在某些时候堪称奇效!

    农村长大的孩子应该都曾体验过刮痧,特别是在中暑的时候,家里的长辈就会拿着勺子或象牙刮背,或是像拔鸡毛一样使劲扯捏虎口、肘部乃至脖子。

    这个过程固然是童年阴影之一,但不可否认,这种土办法相当有效,能快地缓解烧与热症。

    “弯屈肘部成直角,弯屈处中点的位置便是曲池穴,此穴有疏风清热、清泻阳明的功能?!苯M薜暮蟊彻蔚靡黄虾诤?,玄微熟练地揉捏起牛娃的手肘。

    “记住这个位置,继续揉捏个几分钟!”玄微叮嘱道,而后顺着牛娃的胳膊摸向手腕。

    狗蛋手疾地记下位置,眼见玄微松开曲池穴,他当即接替了上去,虽说动作笨拙了些,不过好歹没找错位置。

    “合谷穴,又叫做虎口,位于大拇指和食指的中间部位,此穴有止痛、清热解表的功能,可以有效地治疗感冒热?!毙⑹疽饬讼?,紧接着又收回了手。

    这次不需玄微多说,大柱就利索地伸手掐捏起虎口。

    接下来玄微相继指出了外关穴、十宣穴的位置,这两个穴位亦是分布在手上,且同样具备治疗热症的效果。

    狗蛋和大柱两手并用,勉勉强强忙活得过来。

    “玄微道长,怎么感觉牛娃的身子越来越烫了?”狗蛋人是憨了点,不过有时心倒挺细,他很快便察觉到牛娃皮肤上传来的热度似乎有所上升。

    玄微相当淡定地回答道:“邪热堆积在体内,会对内脏器官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因此必须得把积热给散出来?!?br />
    “也就是说,牛娃现在身子那么烫,是因为体内的积热在散出来的缘故?”大柱恍然大悟道。

    “嗯,这是好现象!”玄微点头道。

    两个大汉闻言,心中当即松了口气,两手按捏起来也是愈卖力。

    “道长,这样牛娃的烧就会退下去吗?”五六分钟后,牛娃开口询问道。

    正在鼓捣地上竹筒的玄微摇了摇头,平静地回道:“这位小居士体内淤积的邪热非常严重,刮痧和按揉穴位只能将部分积热宣泄出来?!?br />
    “那究竟该如何是好?”大柱闻言,不由着急地问道。

    “可以了,二位居士停手吧!”玄微估算了下时间,开口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默默地停下了手。

    眼下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便只有相信玄微!

    “二位居士身上可有携带打火机,劳烦将方才那盏煤油灯点起?!毙⑺档?。

    煤油灯内的灯油被玄微倒出了大半,里面还剩下些许灯油,不过想来再燃烧个一时半会儿没有问题。

    狗蛋从口袋摸出火柴,将煤油灯的灯芯点燃,递到玄微的手上。

    玄微伸手感受了下火焰的温度,随后拿起一个带有竹节的竹筒在火焰上方烘烤起来。

    “这是要拔罐?”狗蛋眼前一亮,猜到了玄微接下来要做什么。

    临时制作的竹筒口径并不大,毕竟那是玄微用来充当拐杖的,肯定没有胳膊粗细。

    而东北少有竹子,更别说眼下情况紧急,一时间去哪里找现成的竹筒?

    至于玻璃杯、瓷杯等替代品,呵呵,这破庙里连个缺口的破碗都找不到,更别说这些了。

    竹筒在火焰上方均匀地过热了十来秒,玄微倏地出手如电,精准被扣在牛娃的大椎穴上。

    大椎穴位于人体颈部下端,第七颈椎棘突下凹陷处,约与肩平齐。这个穴位在针灸学中相当万能,感冒咳嗽、中暑烧、肩酸背痛、癫狂痫证、黄疸风疹,甚至五劳虚损、七伤乏力,皆有神奇的功效!

    约莫半分钟后,玄微尝试着提了提竹筒,然而皮肤牢牢吸附在上面,拉出了一个鼓包。

    竹筒和皮肤紧贴的边缘处,依稀可以看到几滴渗出的血珠。

    玄微左手一翻,拇指与食指间赫然多了一条纤薄的竹片,那姿势与外科医生握住手术刀时别无二致。

    “二位居士且让开些许距离?!毙⒍宰排M藓痛笾档?。

    两人虽不明白原因,不过还是照着玄微的要求后退了数步。

    玄微握住竹筒的右手微微用力,一点一点在脊背上挪动着,随即顺着经络挪到手臂,最后直至手心,而皮肤吸附在竹筒上形成的鼓包亦是随着玄微的动作缓缓移动着。

    待得鼓包移动到手心时,玄微左手快地划过牛娃的五指指尖。

    大柱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牛娃的手指,还以为会出现五道血箭激射而出的骇人画面,结果牛娃的指尖只是勉勉强强飚出了几滴血珠而已。

    玄微将竹片轻放在桌面,随即开口说道:“内脏和脉络中的积热会随着血液的放出得以宣泄,等到伤口自动愈合,应该也就放血放得差不多了?!?br />
    “道长,您刚才真是吓到俺了,您让俺们退后些,俺还以为……”狗蛋长出了口气,挠着脑袋道。

    “贫道让二位居士退后些,是为了确保通风和散热?!毙⒔馐偷?。

    正说话间,烧得不省人事的牛娃竟是转醒了过来。

    “嘿,道长您可真是神了!”狗蛋瞪大了眼睛,对着玄微竖起大拇指道。

    大柱激动地热泪盈眶,哪里还顾得保持通风的事情,上前一把抱住儿子的脑袋。

    牛娃扯了扯嗓子,只觉得火烧过似的灼痛,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眼下虽说没有了生命危险,不过后续还需调养一阵子,以免再度感染?!毙⒊錾?。